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糙汉白富美番外:高潮时喊傅希的名字,张强

      大鸡巴刚捅进温馨的嫩穴里,还没等她适应,张强便挺着健腰肏干起来,炙热坚硬的龟头次次顶着那些没化完的薄荷糖往她娇嫩的蕊芯里捣弄,一热一凉的双重刺激,让温馨甬道内的淫水分泌的更加汹涌。
    即便两人性器贴合的严丝合缝,仍在抽插时溅出去许多淫水,可甬道内的淫水却更多,流不出去便堆积在穴内,将她小腹都撑的微微隆起。
    “把你喜欢的傅希先生爱吃的薄荷糖肏进你宫口好不好?这样也算你被傅希肏过了,咱俩是不是算扯平了!”张强一双手掌挤到温馨的嫩臀下面,捧着她屁股在自己鸡巴深插进去时,还捧着屁股硬生生的再往里贴合研磨。
    肏的温馨此刻话都说不出,只揪着床单尖叫嘤咛个不停,挤了半天才勉强骂了两个字:“下流!!”
    可张强的话,却让她灵光一闪,闭上眼睛不再看张强,只幻想着此刻在肏自己的是傅希,温馨努力的回想着傅希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的样子,想象着此刻他正在自己身上酣畅的驰骋着挥洒着汗水。
    这么一想,此刻她身体竟快感更多了起来,不用张强捧着自己臀部迎合他,她自己便拱起腰身主动的迎着他狠狠的肏干。
    “啊~~好舒服~~~大鸡巴肏的我好爽~~嗯·~还要~~啊~~啊~~好深~~好凉~~啊~~~”
    张强不知为何温馨便的这般主动,而且叫床声这般热情,她似乎从来没如此过,而且她身体的反应更主动,阴道紧紧吸夹着他的肉棒,淫水更加疯狂的分泌,喷射刺激着他的龟头,向来持久的张强,此刻竟被他淫媚的叫床声和淫水的刺激下,直接射精了。
    炙热的浓精喷到还没化完的薄荷糖上,热度将糖迅速融化完,张强肉棒一抽出,冰凉刺激的糖水划过她每一寸软肉,刺激的她淫水继续喷射,她也还在巨大高潮的欢愉中潮吹着。
    张强见自己的女人被自己肏后这般娇媚淫靡的反应,心当下也软了不少,不想再多折磨她了,却见她此刻双手揪着头两侧的床单,挺着腰身扭动着,嘴里喃喃的低语着。
    他俯身靠近去听,便听到让他愤怒到想杀了这个女人和她同归于尽的话。
    “傅希~~好舒服~~啊~~我还要~~”
    她刚刚竟是把他幻想成傅希了,才会这般热情浪荡主动。
    高潮潮吹过后,温馨渐渐清醒过来,刚睁开欲眼迷离的双眸,便看见张强嗜血的样子,他手里拿着比他胯下那物还粗一圈的按摩棒,那上面还有凸起的肉刺。
    “这么爱幻想是吧?那我把这跟假鸡巴插进你骚逼里,你就好好幻想是你的傅希先生在肏你,这根按摩棒可厉害了,一直没舍得给你用,带伸缩旋转加热功能,每一个功能都能肏到你抽搐,今天让你一夜都插着这个睡觉,怎么样?!”
    刚刚潮吹高潮的时间太久,温馨感觉自己身上的力气已经被抽走,她听了他的话本能的恐惧,张着嘴想骂他,可却有些发不出声音。
    她眼见着张强将她双腿打开曲起,趁着淫水滑腻将按摩棒全沾湿,两指撑开她肉穴,将那大号的按摩棒一点点塞进去,张强的尺寸已经让她吃不消,现下这根按摩棒塞进去,更让她有再次破处的撑胀感。
    按摩棒只塞进去一半,她便难受的挣扎哭喊起来:“不要~~啊~~好撑~~快拿出去~~张强你这个畜生禽兽!!”
    “不,我是禽兽不如,因为把按摩棒插进你骚逼后,我还要爆你菊穴,你不如就想象着傅希在肏你骚逼我再肏你后面骚穴,不是更爽?!”张强提到傅希已经咬牙切齿,他可以忍受温馨为了心理平衡去找她不爱的男人去做爱,只要结束后,她能安心待在自己身边。
    但他绝对不能接受,自己在肏她时,她却幻想着别的男人在肏她。
    “你无耻!你答应过我不会碰后面的!!啊~~拿出去~~好痛~~”
    因为按摩棒粗大又带着凸起的肉刺,温馨下面娇嫩实在承受不住,小腿不停的挣扎乱蹬,可她越如此,张强插的越狠,终于将整根全部插进了她下体。
    “我是答应过你,可那时候你没有背着我去勾男人,更没有让我知道,你心里居然爱着别的男人!!”张强恨恨的将按摩棒开关打开。
    按摩棒震动起来,温馨瞬间尖叫呻吟出声,身子止不住的颤抖扭动。
    张强不管不顾的将温馨身子翻转过来,即便她此刻根本跪不住,他还是单身牢牢的将她腰身钳制住,另一个手扶着肿胀的硬物,在她阴户旁和腿窝处蹭了许多淫水,沾满棒身后,他便一手掰着菊穴,将硬挺的龟头抵在她粉嫩嫩的菊穴上,狠心的用力一挺,便将大半颗龟头插了几句。
    “啊~~好痛~~不要~~张强~~求求你~~不要碰后面~~啊~~嗯~~快拿出来~~我好难受~~”
    “说你爱我!!说!!”张强猩红的双眼里泛着泪光。
    他想听这句话,哪怕是假的,只要是她说的,他便认了。
    她双臂抖的厉害,艰难的撑在床上,前穴被按摩棒折磨着,后穴撑着他坚硬的龟头,他知道她不说,他随时都会肏进去,可她仍是微弱的摇了摇头,她不想违背自己的心意,她现在剩下的只有她的骄傲了。
    张强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他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倔的女人,哪怕是骗他,她都不屑不肯,那他还有什么好怜惜的。
    他健壮的腰杆一挺,直接将大半根鸡巴肏进了她的菊穴里,这里弹性不如女人的阴道,他看的见她粉嫩的菊穴被撑到最开,有些轻微的撕裂,丝丝血迹流到他棒身上,如同当初他给她破处一般。
    他俯下身在她耳边轻轻道:“你记好了,你身上的每一个洞,都是老子给你破的,哪怕你不爱我,讨厌我恨我,你也改变不了,这辈子都要被我肏的命运!!”
    顺着淫水和血液的滋润,张强挺身尽根插入,温馨却尖叫一声,直接昏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