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计上心头

      司珀黑着一张脸,瞬间散发出强烈的杀气,立时就要震袖而去,却被阮照秋叫住了,你先别着急,咱们且听一听这位梅先生可还有什么消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梅不谢从未见过司珀发火的样子,吓得心惊胆战,听见阮照秋的话连忙道,不知道有没有用处,前几日有个在山顶专司扫洒的小妖来寻过我,提起一件怪事。这孩子本事低微,一向仰慕夜阑,因此爬上大树去,从窗户里偷偷看他。说来也怪,夜阑时而在,时而不在,也不知道是弄了什么玄虚,难道是正想法子下山不成?祖祠四周有极厉害的法界,不是几个长老一同出手,等闲出不来,也进不去的。
    他说着忽而一顿,神色随之一凛,有人来了,速速随我同去院中。
    梅不谢守山数百年,山上的事情虽然丝毫插不进手,可山门这一点点方寸之地,他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叁人踏入庭院,古树下不知何时已经备好了茶案坐席,矮几旁有个小小铜制吊壶,正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怎么看,都是有人正煮茶煮到一半的样子。
    来来来,司珀大人,快看看我这汤绽梅制得如何。梅不谢故意朗声大笑。
    叁人入了座,看他动作舒展肆意,行云流水,打开了他的蜜匣子,取了小竹管出来。
    一朵小小梅花将将在白茶碗里绽开,小院的门口就响起了脚步声。
    苍老而洪亮的声音朗朗传来,闻得司珀大人来了,小老儿有失远迎,还望赎罪啊!
    司珀闻言抬起眼,与梅不谢相视一笑,目光交换了无数言语,这才施施然起身迎向来人,周长老。
    不敢不敢,司珀大人风采依旧啊,这趟来祁山,不知道又要引得多少女子争风吃醋啦,哈哈哈哈....周长老无论修为还是地位都比不上司珀,仗着年纪大了,只行了半礼,目光瞥见他身后的阮照秋,面上笑意略减,这位...怎的瞧着倒有几分面善?
    司珀正要开口,忽然脑中灵光乍现,计上心头,周长老,还请借一步说话。
    他说着又转过身,照秋,你同梅先生略坐一坐。这才拉着周长老避开了众人说话。
    司珀大人有何吩咐?周长老一向知道他与夜阑交好,怕他来者不善,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应对。
    司珀却一点要发作的意思都没有,笑道,想来周长老也知道,我此行是来找夜阑的吧?他怎的没来见我,倒是你来了?
    周长老不妨他这样单刀直入,神色大变,忙遮掩道,哦,夜阑么...这...
    啊,周长老不必惊慌,我此行是来请罪的,只是一时尚未想好说辞,这才出言相询。司珀神神秘秘地凑得近了些,与我同行那女子,你可认出是谁了?
    属实面善。小老儿一向耳目闭塞,可瞧着,竟有几分像是夜阑的...
    正是。不瞒周长老,我...自去岁在端州见了她几面,对她就...恰夜阑正月里要回来,托我照看她,这一来二去的,唉,如今已是情根深重。她对我,也是一样。我二人今日,便是是来负荆请罪的!只是不知道夜阑他现下是个什么情形...
    司珀眉心紧蹙,深深叹了口气。
    周长老闻言却心中大喜。
    早就听说他们蛇家性淫,想不到这平时不近人情的司珀竟偷人偷到兄弟头上。
    谁不知道夜阑为了这个女人,偌大的祁山都不想要,如今竟然这样大一顶绿帽子戴在头上。兄弟反目,夺妻之恨,何愁他不心灰意冷?最好再像当年那样,连人形都懒得化,躲到山间做只野狐狸去!
    周长老恨不得仰天大笑,怕司珀看出来,低下头去死死咬紧牙关忍住了,又装出一副惊讶又关切的神情,哎呀呀,这可如何是好?这...这...夜阑如今还在祖祠里侍奉先人,今日怕是不宜打扰...不如司珀大人先安置下来,明日小老儿亲自侍奉大人去瞧他?
    若不是想要装个体面样子,他恨不得现在就带上司珀去,亲眼看一出兄弟阋墙的好戏。
    司珀松了一口气,叹道,也好,我心中实在踌躇难定,还是先住一晚,明日再去看他。如此劳烦周长老了。
    好说,好说,这便随小老儿往山上去吧?
    客随主便,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