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番外·如果你想要一朵花

      什么时候结婚这个问题,被一个电话给打断了。
    林慕溪的手机在响,她匆忙接了电话,来电人是不放心她工作进度的张科。
    这位姐刚才给她发了几条信息问她做到哪了,但林慕溪当时正在跟小郭吃饭唠嗑,没看见消息。
    大约是觉得区区一个小科员居然还敢对上级领导让你加班心怀怨愤,她直接就一个电话打过来了。
    第一句话就开始阴阳怪气:怎么,工作太累,睡着啦?
    林慕溪汗颜,连忙跟张科解释说自己正在吃饭。
    这个点才吃饭已经很晚了,她总不能让人工作到饭都不吃。
    于是张科就放弃了这个话题,临末了又和林慕溪强调了一下这个文件很重要,明天上班前她一定要看见。
    小郭在旁边一脸便秘,见林慕溪挂了电话,就跟她小声抱怨了两句。
    “隔壁经营管理科的科员加班,他们科长都是全程陪着的。”
    “咱们那位主每天到点下班,总不能把她叫回来啊。”林慕溪继续吃,反正今晚是要在这耗着了,她得多吃点好好补充体力。
    小郭吃完后就跟林慕溪道谢又回去继续干活了,林慕溪开始认真工作,徐离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大概了解了她需要做的事,给她帮起了忙。
    林慕溪有了徐离的帮助之后事半功倍,但即便是这样,他们在办公室也坐到了十一点。
    小郭那边还没好,不过她没让林慕溪再帮她,让她赶紧回家,毕竟男朋友都在这等了几小时了。
    从公司出来时,外头的风冰凉刺骨,林慕溪拎着空空的食盒打了个冷噤,徐离在旁边脱下了身上的外套,披到了她的肩上。
    “明天出门记得要带一件厚点的衣服,这个季节的昼夜温差很大,跟白天能差十多度。”
    “知道了。”林慕溪中午穿着衬衣跟套裙出公司去吃午饭,还出了汗,而且她平时也没加班到这么晚过。
    但徐离毕竟是好意,现在她还穿着人家身上的外套呢,所以就只乖巧应了好。
    “你没开车来吗?”林慕溪看他没拿钥匙,又开口问了一句。
    “嗯,走来的,家里离这也就十几分钟的路。”他顿了顿,问她:“要打车吗?还是走回去?”
    林慕溪抱住了徐离的手臂,“走走吧,不过你外套没了,会不会冷?”
    “不冷,走吧。”
    林慕溪现在住的地方,是当年苏老爷子给下基层磨练的苏家婕买的。
    这里主要就是离分公司近,苏老爷子心疼女儿,想着她平时在公司吃苦,衣食住行上总不能再受委屈,所以买的是实打实的豪宅。
    现在苏家婕在总公司那边上班,这处房产也就闲置下来了,林慕溪进分公司后,这串钥匙就给了她。
    这边方便林慕溪上班,但是跟徐离每天要去的地方并不顺路,这种时候就牵涉到了很多现实问题。
    北京的房没那么好买,确实相当贵,就目前的房价水平来看,徐离按部就班的毕业上班,估计还得奋斗很久,才能自己买得起房。
    他学医,未来的年薪就算再高,也很有限,但他的确是找了个小富婆当对象,不想其他办法赚钱,吃软饭的感觉就会变得很强烈。
    所以徐离早些年专门抽了时间,跟他家老爷子请教这问题去了。
    赚钱不是他的专业,但确实是他家里那些人的专业,徐老爷子、徐华明、徐绍寒,他们个个都是发了财的。
    徐老爷子当时给了徐离一大笔启动资金,教他练手,结果徐离拿着那笔钱,在有高手指点的情况下运作了小半年,明悟了。
    赚钱最快的途径永远都是用钱生钱,他后来不声不响的就这么存完了老婆本,置办好了娶媳妇需要用到的一切物件。
    最近拿到林慕溪的报告后,他又开始跟医院妇产科那些专业人士问起了关于生产的知识。
    就在昨天,妇产科医生跟护士长都还在调侃他。
    ——你看啊,小徐紧张成这样,说不定他媳妇生完小孩,他自己就能转过来当产科医生了。
    当时徐离的耳根红了好一会儿才消下去。
    事实证明,徐离是个顾家型的男人,他可以系上一条围裙在厨房里忙碌,也可以想办法赚钱来好好建设自己的家庭。
    他们两人已经谈了很久的恋爱了,逢年过节,双方其实也去过对方家里,徐离最近经手的投资和股票,有一些还是林峋给出的建议。
    至于苏家婕,她早就拿徐离当成了未来女婿。
    可能女人跟女人的观点都是大同小异的,比较感性,她看见林慕溪确实是非常喜欢他,所以未来女婿真的一点不好的地方都没有了。
    怎么看都是个稳重顾家的孩子,自家闺女的小家庭以后基本不会出任何问题。
    但关于徐离血缘的那件事,林慕溪还没有和家里提,她和徐离商量过,毕竟不住一起,准备等以后实在瞒不下去的时候再说。
    不过一般来说,还是能瞒下去的。
    林慕溪挽着徐离的胳膊和他一块走在回家的路上,街上的灯光明亮,步道砖上有小蚂蚁爬过,能看见街角堆积的灰尘。
    都说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可他们似乎早在不知不觉中就把两个家庭也给连接到了一起。
    现在还差最后一步,就是一块去民政局,领了那张结婚证。
    可是哪有像他那么求婚的啊!至少也要当面跟她说一句吧……
    林慕溪的眉头微微蹙起,而她的这一变化,也被时不时侧目看她的人给捕捉到了,徐离的喉结又上下滑动了一下,像是有点干渴。
    林慕溪抬脚踢开了路上的一张健身房传单,可那张传单只向上抬了一下就又落下了,跟没动一样。
    她又来了一脚,还是没踢动,从她鞋底穿过去了。
    “!!!”
    林慕溪眉头皱紧了,她正想弯腰,结果一只修长漂亮的手已经帮她将那张传单给捡了起来。
    徐离蹲着把纸揉成了纸团,重新放在了林慕溪脚边。
    她看着身边的男人,他眉眼低垂着,周身气质平时给人感觉就像是融入了微凉的夜风,但此时却收敛了一身的冷感。
    昏黄的路灯光线染透了他半边脸,而那副由她亲自挑出来的金丝细框眼镜,让他此刻看起来显得更加斯文。
    是了,她就喜欢看他这样。
    林慕溪心蓦的一紧,脸上有点发烫,她没再看徐离,而是努力缓和住那份颤意,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把脚下的纸团给踢出去。
    但是踢完之后,鞋边就什么都不剩下了。
    林慕溪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往前走,她总觉得身边的男人今晚有话想对她说。
    从他带着晚餐过来,然后陪她加班加点,再到现在的缄默不语,她都能感觉到,徐离今晚像是在因为什么事情而感到紧张。
    她听到了身边传来了轻轻的“嗵”声。
    下一刻,林慕溪的背脊开始发麻,呼吸也有些急促。
    她吞咽了一下,转过头,发现徐离已经向她单膝跪下了。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徐离如此正式地跪在她面前,他赌上了七年来对她不曾变过的爱,以及希望与她共同组成一个家庭的渴望。
    然后,将那些全部都融入到了一枚银色的钻戒里。
    “溪溪,我会永远忠于你。”
    “你能答应,今后和我共度一生吗?”
    林慕溪怔怔地看着徐离,眼里慢慢泛起了泪光,她双手捂住了嘴,边掉眼泪边点了点头。
    “……好。”
    她明明已经对这一幕有所预感,可真的开始经历时,却还是抑制不住心里不断翻涌的感动和喜悦。
    毕竟她真的等了他很久了。
    从十八岁和他一起考上大学的那年开始,她就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嫁给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