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216.“梦寐与惊悚”

      同样的风波降临到市政府大院,然而情况到底跟省卫生那边不一样。
    针对谢宁的检举是有具体材料的,开展的是针对谢宁全方位的调查,在那种情况下,才会被“邀请”到招待所隔离询问。
    徐怀则是在彻查郑志红这个民营企业法人时,因他在保税区拿的两个单位工程,而牵连出来的因素。
    针对企业法人和自然人的经济犯罪,是由公安部门经济犯罪科出面。
    在仅仅是怀疑而没有完整证据链的情况下,徐怀顶多也就是配合调查。
    这位徐副市长公然地敞开大门,欢迎两位身穿制服的调查人员上门。
    他的行为表现,无疑是坦荡而利落的。
    甚至主动提出,为了避免对政府人员产生不良影响,他可以配合着去局子里单独询问。
    “那那倒不用,我们只是来问一下基本情况。”
    当然不能在这种情况下把副市长拎到局子里,他们还没这个权力。
    针对郑志红如何在保税区中标,如何拿到工程的整个环节,不余遗漏地一一请问。
    一个问,一个写,一个言简意赅的回复。
    徐怀坐得笔挺而顺畅,从头到尾没有太大起伏,公安的能够直接感受到这位市政领导那种明显的刀锋似的风格。不是说他多抗拒,可以说根本看不出抗拒,相反还尽可能地提供更多的细节。
    徐怀按下内线电话:“吴秘书,麻烦你把郑志红接手的两个项目资料,所有的流程,都拿过来。”
    公安经济犯规科的科长眉头一挑,是位年轻的女性:“哟,徐市长是有千里眼么,提前把东西全都准备好了?”
    徐怀朝她扭过脸去,很慢的一个动作,镜片后的眼神平静到近乎麻木。
    “刘科长,话不是这样说。保税区是我们省会城市重点关注项目,不容出一丝一毫的差错,其中不论大小体量的工程,我们从头到尾都会进行严格的资料存档。”
    这位科长脸一红,热得发胀,旁边的帮忙接话:“徐市长,您的工作很到位,值得我们学习。”
    科长走后,内线电话响了起来,是市委书记叫他过去。
    晚上徐怀回家,这个关键敏感时刻,他哪里都不能去,只能回家。
    赵月云激动地上前:“听说有人查你了?因为郑志红?他会连累你么?”
    徐怀倒了一杯冰柠檬水,自顾自地在沙发上坐下,松松领带,撇开这个不谈,半晌才道:“你考虑好没有。”
    如今徐怀被调查,赵月云悚然,意识到自己联络郑志红的重大错误。
    如果徐怀真被牵连,那她呢?
    还有肚子里的孩子
    郑志红举报诬陷之事,会牵扯到她们家么?
    如果到了最坏的情况,徐怀被抓去吃牢饭,她和孩子该怎么办?被人指指点点屈辱性地过一辈子么?
    太多的问题充斥在混乱的头脑内,但那个坚定的选择始终不会真正动摇。
    “我不会去医院的,更不会跟你离婚,你就死了心吧!”
    “就算你我也会一辈子赖在你身边!你休想、休想就这样骗我甩开我!”
    “这辈子,我死也要跟你死在一起!”
    徐怀慢慢地,很漫长地看了她一眼。
    “既然你非要留着ta,就留着吧,不要太激动,对胎儿不好。”
    赵月云感到惊悚,她梦寐以求的温和和温柔出现了,她竟不敢伸出双手去接住。
    “我、我”
    她扑到徐怀大腿上,哭了起来:“是我不对,我不该不听你的话,不该去联系”
    “嘘”
    徐怀拿手指点住她的唇:“你没有联系过他,更没有接触过他,顶多是郑志红自己为了工程,想要打好关系,拜访过你两次,明白么?”
    赵月云更被催眠一样,晕晕绕绕地,沉迷又惊惧地望着自己的老公。
    “我知道了,老公,我以后都会听你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