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娇娇女儿的勾引(爹爹的大阳物与囊袋垂作一

      少女裸着身儿,只一条鹅黄肚兜儿敝体,下身那处白面馒头般的穴丘大喇喇地映入林璋的视线中。
    “你,你为何会在为父房中?”
    林璋颤着声音发问。
    “因为玉儿想爹爹……”
    林玉缓步上前,林璋身体微凛,愈加后仰。
    “站在那,不准过来。”
    看到父亲如临大敌的模样,林玉嘴儿微抿,她偏不。
    “爹爹不想玉儿么?”
    再近几步。
    “玉儿,别过来,爹爹在沐浴。”
    林璋不得不放柔了声音哄她。
    林玉怎么肯乖乖听话?
    莲步微移,步步逼近。
    这些日子来的思念犹如泉涌,见到爹爹的第一面虽高兴爹爹好好的,可站在旁处遥看他完好归来远不够慰藉那份多日来的思念与担忧。
    她想碰到实实在在的爹爹,想摸他,亲他,与他交缠欢好,听他在她耳旁粗喘压抑地嘶吼。
    边走,一双小手边解肚兜儿。
    直把那对微涨的小乳儿露出来,林玉势在必得地看向浴桶内呆滞的父亲。
    挽起嘴角,越发临近,随手丢了手中小衣,笑得单纯无辜。
    手儿抚上那对乳儿,微微向上托了托。
    “爹爹,玉儿的奶儿又大了些,爹爹看看可喜欢?”
    见她那似稚嫩又妩媚的动作,林璋只觉不远处向他而来的不是凡间少女,而是落入凡尘来考验他的妖精。
    “别……别……”
    爹爹分明看呆了,还妄想口是心非?
    林玉心上不服,越发肆弄那双乳儿。
    两只小手握住乳儿,令那小嫩乳从她手心突起,粉嫩的一团乳晕被迫涨得圆大。
    从林璋这旁望去,正犹如一朵摇曳的粉色樱花,如梦似幻般纯洁美好。
    那向来主意甚多,古灵精怪的少女又怎会仅仅只是此般侍弄?
    只见她手指微移,压住那点诱人的玉梅。
    映在少女白皙如玉奶肉上的那处樱粉,被她小手指一盖,若隐若现愈加惹人窥视。
    “爹爹,你看看玉儿的小乳是不是长大些了?”
    见爹爹不回,林玉也不恼,微顿了顿步儿。
    两根手指夹住羞得埋伏在一团樱粉乳晕中的小奶豆,一夹一松,那颗艳粉小珠随着乳肉动荡不停。
    “爹爹,玉儿好想爹爹摸摸它,亲亲它,把它吸出来,玉儿想要大乳珠……”
    “爹爹,帮帮玉儿好不好?”
    女儿不息便要近前,林璋此时才恍然回神,慌乱间不得不大声呵斥。
    “站住!”
    然而这声动静惹得侯在屋外的小厮连忙禀声问道:“老爷?”
    脚步临近,似要推门进来。
    林璋原本落在少女身上的视线连忙转移到门口,努力平复声音的异样,佯装无事。
    “无事。”
    刚刚分明听到老爷一声厉喝,难道是自己幻听了?
    “可是,方才……”
    “刚才有只虫子从眼前飞过,突然睁眼被吓着了,不用进来了,待爷洗好,自会唤你。”
    林璋连忙出声,止住那欲开的房门。
    林玉却趁着机会,几步便到父亲跟前。
    林璋怒视少女,欲要用眼神吓退她不敢临近再有动作。
    若是以前林玉或是被父亲喝住,然而此时她深夜前来,为的皆是这些日子思他念他所积攒的情意,必要用爹爹以偿数日来的挂心。
    又怎会被父亲区区一个眼神和一张怒容所吓退?
    趁着父亲与小厮的对谈,少女径直踏上小蹬,竟是要踏入水中与父共浴之势。
    哗啦一声,林璋被她逼得豁然起身。
    男人虽然消瘦几分,然仍是精身壮体,胸膛宽阔,小腹肌肉分明,线条流畅,棱阔好看。
    身下那团巨大硕根,此时摊在胯下,与那偌大囊袋子沉甸甸地垂作一团。
    此时因他浑身赤裸,水珠儿顺着光滑的身体往下落。
    男人跨步,肉物上的水珠轻轻滑落,那物什也随之微微摇晃,兀然强势地闯入林玉眼帘。
    瞧着那团蛰伏在父亲胯间的阳物,林玉只觉这些日子所有的担惊受怕与狂思浪想,皆化作了无尽情欲。
    周身燥火更甚,恨不得立即将那根软韧物什弄得剑拔弩张,蓄势待发,再用身下那处灌力一口吞尽。
    与父亲竭力交缠,共赴极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