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二百三十八章苏氏母女密谋

      苏老夫人收到女儿的信后,立即命人向裴府递了帖子,次日就动身过去了。说是上次听刘姑回来说起她霜儿的伤,心里惦记得厉害,前儿做梦还梦到了,今日得闲,便过来看看。
    裴老夫人心里明镜似的,猜这苏家老妇必是听到了什么风声,给她闺女解围来了,哪还能说苏凝霜正被禁足?赶紧将人给请去了芳华苑,如此,这禁足一事也就算到此为止了。
    “你这…霜儿?”苏老夫人乍一见苏凝霜憔悴的面容,惊道:“发生何事了?刘姑说你只是不小心伤了手脚,怎么会病成这样?”
    苏凝霜见到亲娘,立即红了眼眶。
    “母亲助我!”
    在苏老夫人印象中,她这个女儿万事让人省心,什么都能自己处理妥当,上回她来求助还是七八年前,说想嫁给武英侯世子,求她去与裴家谈她的亲事。
    “是不是裴家人欺负你了?”苏老夫人向这芳华苑看了看,哪里有夫妻共同生活过的迹象?心中一沉,问道:“子阳呢?你病成这个样子,他人在哪里?”
    见苏凝霜一听到“子阳”两个字便泪盈于睫,苏老夫人哪里还瞧不出她这是受了委屈?当即怒道:“岂有此理!你可是从我们苏家出去的大小姐,当初若没咱们家,武英侯府怎能有今日?他们竟敢如此慢怠我的女儿,娘这便去问他们一问!”
    “娘!”苏凝霜忙拉住苏老夫人。
    事到如今,她也是真有些慌了。
    将下人都遣出去后,娘俩关起门来说体己话。
    “娘,并非你想得那样,女儿总觉得,是有人欲害我。”
    隐瞒了自己落胎与她毁容裴冲容貌一事,苏凝霜将这大半年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都告知给了苏老夫人。
    她自言从大半年前开始,自己忽然得了一种连太医都诊不出来缘由的不寐症,那之后便总是心浮气躁,不复以往沉心静气,说话做事频频出错。
    后来她怀疑是有人在她常用的香膏中动了手脚,谁知没等查出结果,替她做事的陈权就死了。之后她又在夜里“见鬼”,说了好些不当的话叫裴澈听了去,以致与她嫌隙更大。
    她思来想去,猜这一切许是刚进门的言氏搞的鬼。
    起初她怀疑过言氏对裴澈有意,后来她却嫁了裴凌,这种怀疑便不了了之。熟料她被禁足的这段日子,言氏果真露出了狐狸尾巴,开始频频勾引裴澈。
    裴澈从苍陵回来后,也不是没有别的女人打过主意,裴老夫人就给他塞过不少美婢,她的侄女雯姐儿每回过来时,也都表哥长表哥短的。可她从未将这些女人放在眼里,有时都无需她亲自动手,裴澈自己便都拒了。
    按说那言氏身为裴澈的侄媳,就算她存了下贱心思,以裴澈的心性,她本也不必担心,可偏偏这一回……
    她就不信他没有瞧出言氏在勾引他,可他却没有明着拒绝。
    这才是她最怕的。
    出于无奈,苏凝霜只得将裴澈从不碰她的事告诉了苏老夫人,求她替她想个法子,解眼前之危。
    “你说什么!?子阳回来这一年多,一次都没有…没有来过你房里!?”苏老夫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难道他还没有忘记那个女人?我听贵妃娘娘说起,他似乎对太子一案仍未死心,当初在宫里还叫住她问了此事,他便是因为这件事才冷落你的?”
    他冷落于她,自然也有她用了龌龊的手段逼他娶她的原因,可眼下这些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
    见女儿难堪地低下头,苏老夫人心中窝火:“你呀你!想当初巴结咱们苏府攀亲的人多不胜数,有那么多好儿郎任你挑选,可你偏偏瞧上了他!结果呢?咱们在他裴家落魄时拉了一把,人家却根本不念你的情!我每回问你,你还为他说尽好话,替他遮掩!我怎么会生了你这么个胳膊肘向外拐的!”
    苏凝霜别过头去:“娘,我既嫁了他,自然是裴家的人,哪里就胳膊肘向外拐了。”见苏老夫人两眼直瞪,苏凝霜忙放柔语气:“女儿今日请您过来,是想求您帮我想法子对付了那言氏,若真是那言氏将女儿害成这样的,她必然有些手段,如今女儿病未痊愈,怕哪里想得不周全,请娘帮我做主。”
    “还真是嫁出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苏老夫人老眸一眯,冷哼道:“那言氏不足为俱,对付她,你万不可亲自动手,将言氏不守妇道勾搭二叔的流言散出去,我就不信你婆母与她那炮仗脾气的孙子能坐得住。”
    苏凝霜点点头:“女儿原也是这样想的。可您不知裴凌有多宠那言氏,况她身后还有个言府,没凭没据的,单凭几句流言,我怕就连我婆母也治不住她。”顿了顿,又道:“我也怕裴凌知晓此事后,不去寻言氏的麻烦,反会与子阳闹起来。”
    “你这丫头!到现在都还在替他着想!”苏老夫人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既如此,就只能将事情做绝了。”
    思忖一翻,未几道:“娘倒是有个法子,既能令他叔侄二人相安和睦,又能令言氏身败名裂,再无法立足于裴家。”
    苏凝霜大喜,忙握住苏老夫人的手:“娘快说与女儿听听。”
    苏老夫人瞪了苏凝霜一眼,与她低语一翻。
    外头早春端着沏好的茶走来,行至虚掩的窗前,听主子们在说要事,自知不能进去打扰,便又转身退了回去,结果遇到迎面走来的迎秋。
    迎秋便是之前照看小世孙的那名婢女,替夫人去苏府送了趟信儿后,夫人便将她调来了自己身边,还赐了新名迎秋,颇有重用之意。
    迎秋正是得意时,凡事都想在主子面前露脸,见早春端着茶盘,便主动上前抢她差事:“早春姐姐,交给我吧。”
    早春怕迎秋日后会取代了自己的位置,自然忌惮,哪肯交给她,结果迎秋却告诉早春,她妹子来了,正在门房等着呢。
    家里突然来人,怕是自己老娘出事,早春只好将差事交给迎秋,慌忙跑了出去,结果却见自家小妹满脸喜色。
    早春的妹妹见着她,立即将那日少夫人为娘看病的事情说了,还说少夫人留下的方子很有效,娘服了没几日坏疽便不再恶化,被人扶着也能慢慢下地了。
    说完,又从怀里小心翼翼取出两双自己亲手纳的绣鞋,让早春送给少夫人。
    早春此前对这事全然不知,这么多天她也偶尔遇见过少夫人几回,均未听她提起。听妹妹说完后,心里对言清漓充满了感激,将妹妹送走后,便跑去向她叩谢。
    “还望少夫人莫嫌弃,这鞋子是我小妹亲手做的,您别看用料糙了些,奴婢却能拍着胸脯保证,穿起来绝对舒服,过些日子入夏了,也完全不会闷热,去年奴婢还叫妹妹给夫人做了几双。”
    言清漓见那鞋子一针一线绣很是齐整结实,是相当用心了,当即便脱了脚上的,穿上后赞了句“确实舒服”,便再未脱下来,又亲自将早春扶了起来:“上回无意中听你说起家中母亲病了,我那日正巧路过,举手之劳而已,快快起来罢。”
    为了讨好苏凝霜,早春去年自掏银子买了好些上乘料子,叫妹妹熬了一个月做出几双鞋,比这次送给少夫人的还精致许多。当时夫人拿到后瞧了几眼,赏了她只钗子,可后来她却看到那鞋子穿在芳华苑一个粗使婢女的脚上。
    早春望着面前亲切的少夫人,感动不已。
    想起来时无意间听到夫人与苏家老夫人说的话,嘴唇动了动,最终却是憋了回去,只又跪地给她磕了几个头。
    “若少夫人觉着好,奴婢今后再叫妹妹多做几双送来。
    青果送走早春后,从盘中拿起个果子咬了一大口:“小姐对早春这么好,是想收买她吗?”
    言清漓已经坐回去重新看起医书,漫不经心道:“我对你不好?”
    青果差点噎着,忙道:“好好!小姐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天皇老子都及不上您!”说着,边啃边摇头:“奴婢就是觉着您这么做可能没用,早春是世子妃的陪嫁侍女,跟了她多年,一家人的身契都攥在世子妃手里,想收买,恐怕难。”
    言清漓眼皮不抬:“我何时说过要收买早春了?”
    “啊?”青果张开嘴,果肉掉出来一块,惹来琥珀一记冷眼。
    小塌上的女子姿容慵懒,翻过一张书页,淡笑道:“就等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