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番外8小剧场合集(新居装修+怀孕带娃)(30

      (一)
    一年后。
    今天林夭夭的新居暖房。
    夭夭这时候已经身孕七个月了,怀孕后位所以肚子不太显,秋天穿稍微宽松的裙子都遮得住,只是脸上多少多了一些肉,夭夭从一开始的忐忑后来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很明智的,所有人都说可能的怀孕带来的反应都没在她身上出现过,呕吐,行动不便,皮肤病,妊娠纹,都没出现。
    一起怀孕的同事都天天羡慕她,听说她房子装修通风好了的时候诧异问:“就装好了?我怎么没见你跑装修?”
    “……我,怀着孕,所以不方便去工地。”
    “……那就真的一次也没去吗?”
    “好像是。”
    “你家长什么样你是不是自己也不知道??”
    夭夭想想有点脸烧,可是是程渝让她别去的,她虽然没孕期反应可是特别累,每天不到十点靠着沙发都能睡着,她吸口气,嘴还是犟了一下的:“我看过照片。”
    一行人被几辆车接去了新房。
    地点不远,在市中心靠近老城区的方向,新开发的地盘,据说房价炒的快和一线城市一般高,均价5万以上,依山傍水不说,底下还有一年后要开盘的最大商业城,几乎将郦水的商业中心区都彻底改变了,当然这些都是具体描述,总结在其他人眼里就是一个字,贵。
    夭夭因为怀孕,再没深夜做过直播,收入缩水大半,大家都知道,所以买的起这里只能总结原因为,她老公还挺有本事。
    具体什么本事不知道,所以所有人到了新居来来回回上下好几次这栋四层楼的独栋小别墅以后,对林夭夭诧异感慨道:“你老公究竟做什么的啊?”
    这么赚钱。
    夭夭也觉得气血不顺,身为女主人,一个有编制的大学女老师,她应该进来大大方方跟同事介绍一下她的新居,可程渝每次给她看的就只是主卧照片,对就是主卧,而且就只有那张两米五宽的床,她连自己家卫生间在哪也不知道,走错好几次,更不知道她新家其实是四层,顶上还有个能种菜养鸡的大露台。
    夭夭脸很慌,笑,说:“……我肚子有一点不舒服,只能等程渝过来带你们看了,装修我没怎么管过……也不懂设计和材料,喜欢的话我直接介绍装修团队给你们好了。”
    过程中装修团队倒是一直微信问她喜欢哪个材料的,这她懂点儿。
    一个男同事看了一眼她家其中一幅壁画下面的装修公司logo,吸了口冷气,这种百万级别的私人订制装修公司鬼请得起,介绍个寂寞啊。
    程渝从外面回来,一身打扮,完全不像能买得起房子的样子,他也不是很能社交的人,基础礼貌倒是可以维持,带着人上上下下的看。
    同事又问:“他家里很有钱吧?他父母做什么的?”
    “……没父母。不过他养父母挺有资产。”
    原来还是靠父母。
    “他养父母住哪里啊?”
    “岛津。房子是单位分的,将来要收回去,他们的钱每年都直接由银行直接捐山区。”温娴和程松的确几十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
    程渝的背景终究成了谜。
    是什么倒是不重要,大家都觉得林夭夭这种大美女,嫁的不错果然是顺理成章的。
    反倒程渝配不上她。
    只是有一天,仇瑛来他们南大演讲的时候,程渝恰好过来学校接林夭夭回家,和仇瑛有说有笑一起回了他们的新家吃饭,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才明白了,能和国内数一数二富二代是好朋友的人,能是什么普通池鱼。
    程渝有钱有颜还那样顾家,夭夭真走运。
    (二)
    孕晚期的时候程渝去外面工作的时间越来越少,夭夭身子开始沉重,莫名其妙看一点感人的片子就流眼泪,不能听任何坏消息,系不上鞋带,不想开车因为肚子顶方向盘很难受,夜里用哪个姿势都睡不着,因为肚子存在感太足了。
    程渝夜里经常被弄醒,她就像看了琼瑶剧似的哭着对他问东问西的,说为什么男人不能怀孕,纳斯研究那么先进的科技为什么不研究让男人长出子宫,她自己都知道疼,身材变形所以让别人代孕,为什么就能把痛苦转嫁给身体更好一些的男人?
    程渝无语。
    他决不能这时候提“生孩子是你想的”这种会被打的话。
    他任劳任怨,被打了也不走,被羞辱了也不回应。
    夭夭逐渐怨气散了,开始休产假,每天买买东西,把家里塞满,然后看程渝组装起一个又一个东西来。
    一天,夭夭找到了新乐趣。
    “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儿?”小女人捧着一本名叫养育女孩的书问,“讲实话。”
    是不是重男轻女?
    程渝闷了一会,放下实木婴儿床的木条,说:“喜欢正常人。”
    脑子正常,不要和纳斯那样就好。
    小女人皱眉不满意:“小孩怎么会不正常呢,你怎么想的,当然是正常的了,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为什么?说。”
    程渝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回答:“女……”
    “骗子!你从岛津出生,那地方最重男轻女了,你现在就哄我开心,我才二十多岁,你将来打算哄我四十多年吗?程渝你这个渣男,你出去,不用你组装,不用你给我儿子装床!!”
    又被赶出去了。
    程渝其实真的更喜欢女孩,他有点惧怕养男孩,可是养女孩的话,像她一样,他会拿生命去爱她的。
    一个月后。
    深夜。
    夭夭感觉肚子不大舒服,一阵阵疼痛,底下开始渗出液体,她困的不行,疼的受不了的时候才动身去医院,到了已经开了足足六指了,程渝陪她到进产床,夭夭正疼到最崩溃的时候,惊讶看到程渝进来,这家医院她打听过不让男人进的。
    程渝换了一身衣服,告诉她他提前一个月考了导乐,争取了院方的同意进来陪产。
    谁愿意让他陪啊?????
    被自己老婆红着脸从产房里轰出来的男人一身落寞站在外面,攥紧拳头,听她在里面问护士“为什么不能男人生孩子”“大家都这样吗?”“我是不是最好看的产妇”,护士无奈回应,“请您专心听我给您说的细则好吗……”
    林夭夭:“我知道我就是很疼……这里隔音好吗……”
    护士:能不能让外面的男士把被他惯得不像样的老婆给领出去!!
    生的过程过于顺利,陈诗雨都没来得及到医院林夭夭就生完了,她欢天喜地进病房,想问问林夭夭酸爽不酸爽,就见可怜的一个小男娃被独自丢在小床上睡着,程渝搂着补眠的林夭夭一动不动。
    是不是有病???
    生完第一个月,林夭夭决定亲喂,结果辛苦到哭;
    第二个月,程渝抱了初生的小宝宝让月嫂带去旁边屋子里睡,自己也不打扰她,隔日,夭夭推开他的门哭的稀里哗啦的:“你们还爱我吗……”
    第……N个月。
    这日阳光明媚。
    程渝在他们的四层小别墅里给自家小宝贝开百岁宴。
    当天无数个林夭夭的女同事被程渝全程单手抱小孩的姿势给慕到,回家骂自己男人,自己生孩子叁个月的时候他那两条胳膊是废的吗?怎么不能学学人家程渝,从头到尾让林夭夭没动过手。
    夭夭也觉得这个过程似乎跟自己印象中的不同。
    当初陈诗雨弟弟出生时,天天看陈诗雨妈妈很辛苦的样子,可她家里只看得到程渝一天到晚将小肉团扛在自己肩膀上,单手扶着屁股走来走去,像抓着一个简易小麻袋一样,且那小肉团只躺在他肩膀上睡得着,别人都不行。
    夭夭回去上班,家里有保姆和育儿嫂照顾,一切和原来没什么大的不同。
    温娴和她二姨偶尔过来,见没什么需要帮忙的又回去。
    冬去春来。
    夭夭一日下班过早,走路回到自家,脱鞋的时候听见程渝正教育自家小男孩,“爸爸,隔壁,奶奶问,你爱我,还是妈妈爱我。”
    程渝头也不抬,“你妈妈。”
    “为什么?”小男孩两岁半的口齿已经很流利,表达力满分,破坏力也满分,拼图已经玩到了五百块的那种毫不费力。
    “因为只有你妈妈爱你,我最爱的是她,能分给你的没多少。”
    小男孩眯眼,抱肩:“我才是最爱妈妈的那个,你看她对我多温柔,对你从来不这样,我们俩才是相爱着的。”
    程渝眯眼,摸摸他的下巴,“你懂个屁。”
    夭夭叉腰,这才知道这男人在她不在家的时候,展示给她小孩的都是她挺久没见过的那极其混蛋的一面。
    小男孩觉得自己被羞辱了,脸通红,看着站起身的男人,“我最爱她,她最爱我。”
    程渝拽起他领子丢外面去了,“给老子滚。”
    生孩子是为了满足他女人的愿望的,不是给他自己产情敌的。
    夭夭是他的。
    他一个人的。
    如果有一天需要有人为孩子去死,他去就行了,他的夭夭,永远不死。
    ————————————
    明日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