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世界0】-没有办法忘记你

      之前智七号曾经说过,林沫沫所负责的情欲部门因为涉及到虚拟构造感情的问题,为了不影响穿越者们后续的生活,对外不会公布参与者们的具体信息。
    就是说如果他们想要在现实社会相见,只能凭着茫茫人海中那海底捞针般的微弱缘分。
    所以分别之时,林沫沫的心才会那么痛。
    她觉得自己再也不会和他们见面了。
    然而现在竟然没有任何征兆就看到了林慕寒,林沫沫心里如触电般难受,呼吸困难,忍不住用手紧紧案住胸口。
    她先是承受着莫大的喜悦,但很快,让她足以窒息的悲伤接踵而来。
    原来他是这家公司的副总。
    是自己无法触碰的遥不可及的存在。
    林沫沫早已猜到林慕寒和林慕炎的真实身份一定高的可怕,真正见到时,这份太过悬殊的距离让她再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平凡。
    至少,见到了……
    林沫沫嘴角渐渐下沉,眼中带着苦涩的惆怅。
    见到林慕寒转身,视线似乎向这边移动,她马上低下头,将身体尽可能缩小。
    希望他没有看到这么平凡这么窘迫的我。
    林慕寒在这里没有呆多久,就和秘书上楼去了,对此应聘的人们表示遗憾,不少人还感叹没有看够自己的偶像。
    但对林沫沫而言,着实松了一口气。
    面试依旧在进行,应聘的人们陆续被带入会议室,也有陆续人出来。从他们脸上的表情就能知道他们面试的结果。
    之前一个嘲笑林沫沫学历低的男生垂头丧气的走过她身边,一看就知道面试失败了。
    但林沫沫偷偷看过他的简历,知道这个人学历和经验都比自己厉害不少,他都没有面试成功,看来自己也是凶多吉少。
    下一个就轮到自己,林沫沫紧张感瞬间提升,心脏也跟着跳到嗓子眼。
    “你好,请跟我来。”
    一个穿着得体举止优雅的美女出现在她面前。
    见到这位美女后,明明精心打扮了一番的林沫沫顿时感觉到相形见绌的窘迫感,不由心底又胆怯了一分。
    怎么回事!竟然连面试接待的人都这么优秀!
    就在她产生要退缩的想法时,美女接待不由分说,拉着她的手向里面走去,二人上了一步电梯。
    林沫沫现在心里又慌又乱,根本没有注意电梯要去几楼。等电梯门重新打开后,美女接待又主动拉着她走过一片长廊,最后引到一扇红木之地双开门的办公室前。
    “那个,请问我确定是在这里面试吗?”
    看着面前豪华的不像话的办公室大门,林沫沫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美女接待只是笑着点头,她将门打开,半是邀请半是推搡的将林沫沫推了进去,然后轻轻关上大门。
    “我,我就面试人事助理的职位,这个会议室是不是太豪华了一点?……哎?门怎么锁上了?”
    林沫沫还在小心翼翼的发问,扭头却发现自己竟然就这么被推了进来,门还给关死了。
    她原本紧张的心跳得更加厉害。
    因为她知道自己被领到了哪里。
    在面前不远处的办公桌上,一个带着金丝边框面色冷漠的男人正看着手里一份文件,听到房门打开的响声后,他抬起头,目光一动不动的凝视着站在那里呆若木鸡的林沫沫。
    男人的脸是她再熟悉不过的苍白倦容,虽然他一直是一个冷漠而疏离的人,但从微蹙的眉头间,林沫沫还是看出几分憔悴。
    不由的,心开始疼了起来。
    她记得在另一个世界中,他脸上的冰封已经开始消散。
    也记得在那个世界中,他曾有过幸福的笑颜。
    但现在看着林慕寒,她发现这个男人又变回了最初见面时那个心底阴郁而多疑的男人。
    难过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林沫沫此刻很想冲过去抱住他,想再次温暖他的内心。但她不敢,两人身份的鸿沟让林沫沫踟蹰不前。
    林慕寒看着站在门口傻呆呆的林沫沫,快速站起身,几步便走到她的面前。
    两只手撑在门上,用身体做成一座坚固的牢笼,将林沫沫抵在他的胸膛和门之间。
    俯下身子,拖起那张满是泪痕小脸,仔细端详着。
    “沫沫,我很想你。”
    这一句话,让她完全破防,原本压抑的感情如洪水决堤般一发不可收拾。
    “慕寒哥!我也想你,我好想你啊!”
    林沫沫用力扑入林慕寒怀中,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身体,力道大的甚至将男人熨烫的笔挺的西装扯出一道道鲜明皱褶。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但是我还是想你,想的好难受啊!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但我就是没有办法忘记你!慕寒哥哥对不起,对不起!”
    林沫沫哭得稀里哗啦,满腹伤心和委屈都化作组织不清的语言不停倾泻出来。说到最后,甚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终于被一张微凉的嘴唇堵住,滚烫而蛮横的舌头侵入口中,与她剧烈纠缠。
    林沫沫没有拒绝,也激烈的回应着他,甚至因为心中太过沉重的委屈重重咬了几口男人的嘴唇。
    腥甜的血混在唾液中,如迷情的媚药,让林沫沫止不住想要更多。她感觉自己被凌空抱起来,却也没有去管什么,她所有的注意力和感官只放在自己撕咬亲吻的唇上。
    等感受到快要窒息的难受时,林沫沫才猝不及防的停下。
    她发现自己已经被林慕寒抱在怀里,两人坐在他刚才办公的椅子上,以一种暧昧的姿势紧紧贴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