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11、你把人家给睡了?

      这个时间发视频请求的人会是谁?
    顾廷深笑着把手机举给沉月,屏幕上两个大字——“太后”。
    知子莫如母。
    秦蓉早就察觉顾廷深这段时间不太对劲。
    以前雷打不动周末回来陪他们吃饭,在家住上一两天,老顾虽然嘴上嫌弃儿子打扰了夫妻二人世界,但只要这小子回来,都会亲自下厨整上几个好菜。
    可从上个月开始,很少见到儿子的影了,偶尔回来也是面带春风,心情愉悦,一看就是被爱情滋润着。
    而且再也没有在家过夜过。
    秦蓉严重怀疑儿子不是童子鸡了。
    心里又有点欣慰,养了多年的小熊终于学会扒蜜罐了。
    但她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提醒两句。
    虽然廷深和沉家女儿婚事是爷爷辈都定下,两人也算青梅竹马长大,感情不错,但沉心怡还没有成年,万一弄出什么不好听的事,他老子那脾气上来……
    刚才她敷完面膜,接到沉心怡的电话。
    沉心怡喊了句“阿姨”,突然微不可察地“嗯……”了声,匆匆挂断电话。
    秦蓉盯着手机看了几秒,给顾廷深打去了视频。
    她不是要破坏儿子的性福,只是想提醒他收敛点,沉心怡离十八岁生日还差几个月,等成年后,他们愿意怎么样再说,现在可不行。
    视频如预料之中被挂断,她又给儿子发微信,让他今天必须回家一趟。
    顾廷深给沉月做完饭,又腻歪了一会儿,开车回到顾家,客厅依旧灯火通明。
    “您还没有睡?”他笑着跟老妈打了个招呼。
    秦蓉仔仔细细打量起儿子。
    她一直觉得自己很幸福,老公身居高位,对她一心一意,不像小叔子整天在外面胡搞八搞,当年还和家里的保姆不清不楚。
    儿子学业优异,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考入政法大学,现在在省检察厅实习,大有子承父业的趋势。认识的人都夸她生了个好儿子,不仅长得一表人材,还极为孝顺。
    可这一个多月她明显感觉儿子性格变化了不少,以前沉稳内敛,现在爱笑了,偶尔还会对她说些俏皮话,和换了个人似的。
    最诡异的是,有一回她去儿子房间,看见书桌上竟然摆着些做菜与养生的书:
    《精品西南菜肴100款》、《张太太的家庭厨房》、《脾胃论》……
    这种感觉很微妙,秦蓉隐隐觉得不对劲,具体又说不大上来。
    “你干什么去了?几天也见不到个人,上周你爸还问起你。”
    顾廷深走到桌前,倒了两杯水,想了想还是没有给老妈送去,自己端着慢慢悠悠喝了一口,嘴角是抑制不住的笑意。
    “还能干什么?陪您儿媳妇过周末呗。”
    他的坦诚让秦蓉觉得自己猜测得八九不离十,心里有些崩溃,青春期都没有让她操过心的儿子,现在还得给他普及安全性教育:
    “妈不是反对你谈恋爱,只是心怡还没有成年,有些事你得控制住自己,不要急在一时……。”
    秦蓉又打了个比方:“就像树上的苹果,挂在枝头,青青涩涩的肯定不好吃,等它成熟……”
    “妈……不是沉心怡。”
    看着老妈惊讶的目光,顾廷深又认真重复了一遍:“不是沉心怡,是沉月,我爱的是月月。”
    “你说的是沉家前不久找回来的那个小女儿?”
    秦蓉看过沉月照片,稍微有点印象,模样清秀,但比起她的校花姐姐还是差了点。
    其实儿子喜欢谁秦蓉觉得无所谓,反正日子以后都是他们小两口自己过,但廷深竟然爱上沉心怡的妹妹,那小丫头不是刚到A市几个月吗?她都没有见过,廷深怎么会认识的?
    她将信将疑,试探问道:“你不是一直和沉心怡挺好吗?”
    “妈。”顾廷深眉宇浮现着不耐,“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以前我只是把沉心怡当妹妹,这话您对我说说就好了,千万不要在月月面前提,您总不会希望儿子打一辈子光棍吧?”
    “再说了,陪沉心怡不过是看在顾沉两家的交情,从始至终我只爱月月,这辈子上辈子下辈子都一样。”
    完美甩锅。
    秦蓉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沉家那个小闺女比沉心怡还小了一岁多,那不是刚满十六岁?
    她迟疑着:“你没对人家做什么吧?我跟你说她还在读高中,你要是……我可饶不了你。”
    顾廷深回想起今天内射在沉月身体里的情景,精液积攒了好几天,射的沉月小腹都有些鼓,像怀孕一样。
    画面真是赏心悦目!
    他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摸索着无名指指根,悠悠说道:“放心吧妈,我倒是想现在就让她生,您儿媳妇也不同意的。”
    顾母琢磨着儿子话里的意思:“……你把人家给睡了?”
    “妈,月月已经十六岁了,古时候再早一年都可以嫁人的,你和爸不也是初中就开始谈恋爱吗?”
    “敢编排起你老妈了?”秦蓉气得不行,一个靠垫朝他扔过去。
    ps:知道为什么顾哥不给老妈端水了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