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三十五章洞房夜(H)

      干涩的喉咙,自是需要有东西来润一润。
    宁修淮好似并未瞧见手跟前,就置于床边小几子上的茶盏,抬手用指腹轻轻摩挲过怀中小娘子的唇角。
    这唇饱满红润,好似滴着露珠儿的蜜桃。
    鬼使神差的便低了头下去,攫住唇瓣舔了一下,很甜,再舔一下,嗓子里的干涩好似更严重了。
    “侯爷——”
    书玉被困在男子怀中,羞的像熟透的虾子,努力想要蜷缩自己的身子,可男子怀中的地方本就这么大,她躲来躲去,反倒是更入了他怀中。
    难耐的轻唤了一声,她撑住他穿着便服的胸膛想要起身,就算是要办事,也得寻个舒服点的地方,总不好就这么着……
    可她话还未说完,抱着他的男子却忽的低下了头,原本还只是轻轻舔吮的唇忽的便紧贴了上来,先是辗转碾磨,后来竟是将舌尖儿抵着她的齿根用力。
    书玉浑身烧的滚烫,僵着身子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耳畔只听得一声压抑的声音,“闭上眼,把嘴张开。”
    书玉下意识便照着他的话做了,双唇才开了一条缝隙,那原在唇上作怪的舌尖儿忽的便顺着缝儿钻了进来,如油滑的蛇一般搅弄在口腔中,直搅的她将唇张开,被迫承受着男子越来越急切的吸吮。
    宁修淮觉着自己定是遇上了一个妖精,不是说她是书香之家长大的,怎的就偏这样会勾人了?
    还给他宽衣,这话到底是谁教她的,还是说她本就会?
    边想着,他有心便想逼问清楚,可那与自己裹在一起的舌尖味道如此之好,竟叫宁侯散了心神,只想先好好收拾了这小东西,等明日……明日定要问清楚了……
    捧着她的脸吸吮半晌,下身的硬挺昂扬早已胀的生疼,伸了手扯落她身上那件碍手碍脚的褂子,又顺着亵衣领子探入,捉住了她胸前两团乳肉握在掌心。
    一应动作熟稔迅捷,待书玉回过神来,半边亵衣早被剥了下来,只松垮垮的挂在肩头上,露出里头豆绿色裹肚儿来,偏那宁修淮的手还伸在她裹肚儿里,原本就被乳肉顶高的裹肚儿这会儿更是被撑开来,若非有脖颈后的系带子挂着,只怕便要被扯落下去了。
    就连那伸在裹肚儿中的手也不安分,先是捏了乳肉在掌心里研磨,复又指尖往上,擒着顶端早被摸的硬起来的红珠拧动着。
    宁修淮行伍之人,常年握惯了刀枪的指腹上满是老茧,粗粗粝粝的指腹在细嫩的皮肤上才一划过,书玉便忍不住拱了身子,似是想躲,可偏又将身子一扭,往他怀里钻去。
    便觉有柔软温暖直朝着自己胯下而来,宁修淮脑袋轰的一声,这才离了她的唇,只见被自己困在怀中的人已经被他吻的偏过头去,偏巧小娘子的头枕着他的腿,一偏头,可不就正对着胯下。
    那怀中的人似乎也受了惊,僵着身子不敢再动,可即便是不动,那紧贴着自己巨物的唇也还是没有离开分毫。
    “侯——”
    怀中的人轻唤一声,话未说完,唇却贴着亵裤下挺翘的龟头一扫而过。
    “别动!”
    宁修淮抱着她的手略一收紧,压着嗓子低吼一声,见小娘子终于不在说话,可却伸了舌尖儿朝自己下唇轻轻一舔。
    便是这一动作,叫宁修淮再也忍耐不住,抱住她的身子朝后倒去,伸手掀了两旁湖蓝色床帐。
    两层薄纱轻拢的床帐才一落下,床上二人已是颠倒了动作。
    娇柔的小娘子横躺在床上,身下是徐徐绽开的莲花红褥,半边亵衣落在褥子上,被洗净的头发散开来,如墨如瀑。
    那覆在她身上的男子急切的粗喘着,扯住她肩头的亵衣往下一丢,张唇凑上在她圆润的肩头上轻轻一咬,又将手滑落了下去拽那包裹着粉臀的裤头。
    小娘子被咬的扭了扭身子,却被他按住了腰身,托着粉臀朝上一拱,扯着裤子的手早蓄势待发,往下一拽,小娘子身上便只除了那件裹肚儿,再无遮掩之物。
    “小丫头,知道怎么哄男人开心吗?”
    得了便宜的宁侯尚不满意,伸着舌头一边顺着她耳廓舔舐着,一边压着嗓子问道。
    书玉早羞的闭上了眼,闻言这才将双眸睁开条缝隙,眼前赫然跃入男子那双染了情欲的冷眸。
    二人如此亲昵,可直到现在她方才看清侯爷的长相,剑眉星目五官鲜明,许是常年在军营的缘故,脸上染着那些京城贵公子皆没有的风霜苍凉之气,又因到底是公爵之家,矜贵豪奢自是无匹。
    可偏那一双眼如鹰隼般,叫他盯着了,心里头便不由得突突直跳,自觉便如掉入了陷阱的野兔。
    见身下小娘子竟是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宁修淮心情甚好,勾着唇角又朝她脸上轻啄一口,将额头抵着她额头轻声道:“乖,自个儿将身上那件脱了,我腾不开手。”
    书玉双唇微张,红着脸将手伸了出去,却是没有去解自己脖颈后的系带子,而是径直落向宁修淮腰间,扯住了那条白玉腰带微一用力,身上长袍随着腰带一同散落,书玉的脸便正对上男子精壮胸膛,两团肌肉上乳首正迎上她的唇。
    “脱,脱好了。”
    闻言,宁修淮将头埋入她脖颈间,低低笑出声来。
    书玉微蹙眉,觉着自己也是应着他的话照做的,那他为何还要笑?
    可怜书玉还未发觉自己会错了意,想了想,又伸了手抱住他的胸膛,扯着挂在他胳膊上的长袍往下褪。
    这次,宁侯很配合的伸了胳膊,任凭她替自己脱了衣裳,见她将自己的外袍丢在床脚,便将身子往下放了放,隔了裹肚儿握住她的两团乳肉揉捏着,又问道:“身下这条裤子,夫人可要继续帮为夫脱掉?”
    “要……还是侯爷自己来吧,妾身,腿软。”
    宁侯此刻觉着自己是搬了石头砸着自己脚了,小娘子都叫嚷腿软了,他却还在磨蹭什么。
    当下便起身,扯了亵裤一同丢到床脚,再次俯身上来,却是不再多言语,含住了她裹肚儿下的乳尖儿又咬又舔,伸了手往她脖颈后一探,轻易便摸着了系带扯开。
    松开唇的瞬间,手指绕着系带将裹肚儿一扯,丢入床下,在小娘子呜咽一声中,掰了腿将自己的身子嵌入她双腿间。
    早就憋得快要胀爆的阳具便顶上了她腿心,宁侯挺着滚烫的阳根往上顶了顶,小娘子腿心处闭合的很紧,叫他一时间竟没有寻到来处,可这么一顶弄,却叫宁侯忍不住闷哼一声,圆硕的龟头好似撞上了什么既硬又小的东西,火烧火燎直烫的他浑身一激,偏那东西正巧卡在龟头微微张开的马眼里,叫他瞬间崩紧了臀肉,红着眼伸手朝那差点叫他缴械的东西上一摸。
    “啊!别——别碰那里——”
    他指尖碰上那小肉粒的顷刻,身下的人忽的一声高亢呻吟,原先抱着他臂膀的手更是猛的一收力,指尖掐入他块垒分明的肌肉中。
    “好痒——”
    小娘子拱着身子,双眼迷蒙的呢喃一声。
    ————
    首-发:po18.vip「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