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恐惧

      手里提着两只高跟鞋的文小昭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公寓的,刚一进门发软的两条腿就支撑不住了身体的重量一下子瘫软到了地上。
    在她对面就一块全身的穿衣镜,正好将她此刻的狼狈模样映照了出来。
    回来的路上她一直抱着自己的胸口,现在一松开那件昂贵的衬衫几乎被谢俊飞扯成了抹布,里面的蕾丝胸罩也掉了下来,露出了两只惨遭蹂躏还残留着几条红色指印的奶子。
    她的下身更是惨烈,剪裁合体的包臀套裙也差点就成了旗袍,丝袜在裆部的位置被扯出了一个大窟窿,内裤也残破不堪,大量的精液顺着红肿敞开的穴口流出挂在两条大腿的内侧,有了黑丝的衬托看上去更加的明显。
    “嗡·······”
    手机震动,感觉浑身都散了架的文小昭咬着牙掏出了手机,上面显示的联系人是谢俊飞。
    想了想,文小昭还是按下了接听。
    “文老师,我我对不起你··我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谢俊飞那憨厚的声音里已然带着哭腔。
    “俊飞,你别多想了,今天这事不怪你,真的不怪你····”
    “我她妈真是造了孽,差点被你操死回头还得安慰你······”
    挂断电话文小昭还不忘在心里吐槽,那么不怪他这件事该怪谁呢,文小昭的心里自然有答案,谢俊飞今天的状态明显不对,肯定是被人喂了烈性春药的。
    “你他妈的目的达到了,你不是就想看我这种惨状么,好,满足你,老娘给你看,你这个心思深到可怕的变态!”
    虽然文小昭嘴上逞强,可对于乌玉这个心思深到可怕的男人真正的恐惧了起来,从送给她衣服开始,这个结果就已经在他的预料之中了,也正是源自这种内心深处的恐惧,文小昭不自觉的想把他交待的任务完成的更好。
    强撑着坐直身体,文小昭将自己的两腿分的更开,也调整了一下衬衫的状态,让两个布满指印的奶子全都露了出来,小腹一用力,一股浓稠的精液又被挤了出来,她也不知道谢俊飞这个牲口往自己的身体里注射了多少子孙,这一路流淌不止可还是感觉涨涨的·····
    调整好姿势,文小昭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按下了快门。
    ·······
    另一边看着手机里狼狈淫靡的文小昭乌玉的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大侄子,你笑什么啊,你听二叔说话了没有?”
    乌玉收起手机,脸上的笑容不减反增,看着面前那个一身西装带着金丝眼镜一脸道貌岸然的家伙说道。
    “在听,二叔你接着说。”
    男人立马又把身子往前倾了倾让自己的屁股只挨着了一小点沙发,表现出按捺不住的急迫。
    “小玉啊,大哥大嫂出事都快两年了,该处理的也都处理完了,你也该安安心心的回学校上课了,公司的事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大哥大嫂这一辈子经营出的家业可不能就这么荒废了啊,你还小,精力有限,还是交给我和你叁叔代管比较好,只要等你一毕业,我和你叁叔就把公司的经营权交回你的手上,你说这样是不是比较稳妥,妈。”
    乌玉的二叔说完话眼神只是从乌玉的脸上一扫而过,最后定格在了他身边那个一脸气定神闲的老太太身上。
    老太太看上去确实稳如泰山,可实际上眼角也在一直不停的抽搐,酝酿了好一会才慢悠悠的说道。
    “老二,老叁,这家业始终都是你大哥大嫂的,就算他们俩不在了也是属于小玉的,我这跟着享福的老太太也不懂什么公司不公司,不过既然是小玉的那我就听我孙子的,他说怎么着就怎么着。”
    听到这话乌玉的二叔叁叔掩饰不住的失望,而两人身边跟着的二婶和叁婶脸上的表情可就不止失望那么简单了,眼神里迸发出怨毒和贪婪的光。
    “不过····小玉,你二叔和你叁叔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你还小应该以学业为主,这么大一摊子确实应该先教给信得过的人,你二叔和你叁叔是你爸爸的亲兄弟,都是从我这一个娘胎出去的,你看····”
    老太太话锋一转,几人直接兴奋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乌玉那个脑满肠肥的叁叔直接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抽出几沓子A4纸。
    “妈,还是您老人家有主见,小玉,喏,我们都准备好了,这是我和你二叔的任命书,这是代管协议,这是股权交易委托协议,你只要在这几份文件上面签字,明天你就可以安安心心回学校上课了。”
    看着急切的几人乌玉慢悠悠的靠到了椅子上,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
    “小玉,愣着干嘛,签字啊?”
    乌玉笑盈盈的搓着手:“我觉得没这个必要啊,二叔说我精力不够,可我现在觉得挺好的,没觉得很累,反而觉得管理公司挺有意思的。”
    听到这近似戏谑的语气,乌玉的二叔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吃相有点难看了,赶紧站直身子用手指顶了顶眼镜。
    “小玉,这我就得批评你了,管理这么大一家公司是有意思的事么,你知道公司如果出了叉子对咱们省的经济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我知道,所以我才不签·····”
    不觉间乌玉的眼神变得冷冽了起来。
    “小玉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总之这几分协议我一定不会签,而且就算我奶奶同意都不行。”
    “你你····乌玉你太任性了···”
    撂下这么句话,乌玉的二叔二婶,叁叔叁婶直接佛袖而去。
    “小玉,你二叔他们都是你自家人····”
    乌玉的奶奶在一旁有些焦急的说道。
    “自家人?呵···”
    “张秘书,今天晚上就给两家分公司的高层发在岗培训的通知,让他们明天就报道,那几个一直熟悉分公司业务的人直接让他们过去代管,叁个月内项目所需要的运营资金都抽调到新的账户里了吧,好,明天召集董事会,宣布财务审核,冻结所有账目······”
    “装了这么久的小白兔也该让他们看看我的真面目了·····”
    冷笑着说完这句话,乌玉忍不住又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看着画面上的文晓昭,不由得喃喃道。
    “也该让你看看我的真面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