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好深……再快点……(崔晓)

      胡杨一把拉住她,把自己的工作服脱下来往她身上套,崔晓胡乱打他,“滚啊!”
    胡杨把她两只手钳住,给她穿好后抱起来就往外走,外面围了不少人,见他抱着人出来,都纷纷开始鼓掌,“兄弟牛逼啊!”
    崔晓觉得丢脸得要死,趴在他肩上使劲咬了他一口。
    他浑然觉不出疼似地,把人一路抱到门口,眼睛正搜寻着她的车,刚好助理老远看见他们,隔着距离打了两下远光灯冲他示意。
    胡杨把人抱过来时,助理已经拉开后座,他把崔晓丢进后座,把腰上的对讲机丢给助理说,“替我顶一下班。”
    助理:“……好的。”
    胡杨坐到驾驶座,把车调头开出去,崔晓缩在后座,拿他的工作服拧鼻涕,拧完脱下来丢到一边。
    外面路灯时不时泄进来,照出她只穿着内衣的上半身,胡杨气得牙痒痒,把车开到一个偏僻的巷子停下,把车熄火,拉开后座,扣住崔晓的后脑勺,就把人压到脸前吻了下来。
    他吻得粗鲁又激烈,崔晓被吻得喘不开气,打了他几下,他才渐渐松了几分力道,一只手掐她的奶子,用力去揉。
    “疼……”崔晓推他的手,“你他妈轻点!”
    “你就不怕我哪天把你操死。”他牙缝里挤出这句狠话,一使力,把她内衣扯下来,粗粝的指探到下方,火气更大,“丁字裤,嗯?”
    手指扯着那根带子用力,崔晓疼得弓身,“轻点!混蛋!”
    胡杨长大后就没被人扇过巴掌,还是在那么多人面前,眼前这个女人,打也打不得,骂又骂不得,只能恨得他牙痒痒。
    他头一低,含住她的乳肉大口吞咬,一只手挤进她的肉缝里。
    她才刮完毛不久,顶端的毛发被修剪得干净整齐,他手指摸了摸,还没出水,肉棒却有些急不可待地要进去。
    崔晓还在推他,嗓子里恼火地喊,“别碰我!”
    胡杨扯掉她的丁字裤,把她的腿大大分开架在肩头,俯身就舔了下去,他从来没给女人口过,独独几次,全给了眼前这个坏女人。
    崔晓被舔得舒服了,腿往他脑袋上搭,一只手去扯他的头发,臀尖发颤,喉腔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阴蒂和两瓣阴唇被男人粗厚的舌头刮着,崔晓有一个半月没做过,身体早就敏感得不成样,没一会就被舔得高潮了,淫水缓缓从穴口往外流出来,又被胡杨舔进嘴里。
    男人扯掉裤子和内裤,握住粗壮的性器就往她湿润的穴口插进去,崔晓打他结实的胸腹,“每次都不戴套!”
    她并不是怕怀孕,只是讨厌精液,觉得恶心,还担心男人有没有病,所以一般不了解的人,她几乎不会让对方无套插入。
    她有打避孕针,避孕套对她来说,只是一层预防,避孕针是第二层。
    只是避孕针的副作用大,会月经不调,会时常头疼,情绪变化反复无常,也导致她易怒暴躁。
    胡杨扣住她的下巴,低头咬住她的唇,重重地吮了一口,下腹已经开始抽送起来。
    水声变得黏腻,他动作快了几分,力道也愈发重,整个车身被撞得摇晃起来,崔晓被顶得脑袋差点撞到车门上。
    胡杨把她两腿往他的方向扯了扯,将她两腿抱住,往她腿心操干了近百下。
    崔晓骨头都被撞得酥麻一片,快感像鞭子沿着后脊抽下来,一下又一下让她欲生欲死,她仰着脖颈呻吟喘息,叫出来的声音勾人得紧。
    “啊……好深……再快点……好舒服……啊……”
    胡杨将她的腿折起来,压在车座上,奋力往她腿心撞了几十下,崔晓被插得眼睛都翻了白,她掐着他的手臂尖叫起来,“啊……”
    胡杨拔出来,淫水混着乳白的精液从她嫣红的穴口往外淌。
    画面淫靡又色情,他刚射完的性器又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