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69章 理智

      李延却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停留,而是问王荟:“这么快就聊完?”
    李延这句话问出来,王荟才想起什么,脸上的笑意顿了顿:“是的,不过是普通的叙叙旧而已,那我就先回去了。”
    李延看出她脸上笑容的勉强,倒也没有挽留,而是本着多年有同学加好友:“我送你。”
    王荟不甘心的回头再看一眼,见楼上的人终究是没有再下来,她敛下失意,强打起精神对李延说:“不用了,我自己开车过来了。”
    李延也没有勉强,同她说:“那就注意安全。”
    王荟终归是对许正东失望了,她以为他回来,会有所作为,可是直到现在这一刻,他都没有,她终究是不敌他家族的一切,她强忍着心里伤痛,对李延说:“好的,这次真是麻烦你了,李延。”
    李延怎么会看不出她脸上的勉强呢。
    李延知道两人始终是没谈拢,他说:“那我就在这提前祝你新婚快乐。”
    王荟听到这句话,纵然心里有再多的不甘心,也终归是匆忙朝他点了点头,迅速从李延面前拦车离去。
    李延站在那,看着她离去,许久才转身回了原处,而许正东自然也站窗边,看到了楼下那一切。
    李延到楼上房间时,许正东还没回头,李延停在门口,对着窗户口处的许正东说:“不追吗?”
    许正东回头看向他,两个男人对立二站,灯光将许正东的影子拉的老长,他脸上挂着笑说:“你知道,我们两个人是不可能的。”
    李延也很明白他的话里的意思,走进去到他身边:“政敌,似乎确实没什么办法来解决。”
    许正东不伤心是假的,可是他确实无法给她想要的,也许嫁给别人,是她最好的归宿,他端起桌上的红酒,一口喝了下去。
    一杯还不够,许正东端起酒瓶,就要继续倒,李延却摁住他拿酒的手说:“适可而止。”
    许正东:“她想我带她离开,可是这根本不可能,我们两方的家族根本不相容,离开了又怎样,我们能够去哪里?父母真不要了?”
    许正东笑:“我做不到。”
    他眼睛里很快猩红。
    李延拿起他手下那瓶酒,往两人杯内倒着,红酒倒入杯内水声潺潺:“勉强未必就是好事。”
    许正东看着他,他无奈的笑着:“你跟我想的一样。”
    男人永远都比女人理智,就像许正东理智的知道,这段感情没有任何挣扎的意思,可王荟却还在妄想着他带她离开,殊不知,在这段婚姻中,她妄想的那个人,已经在为这段感情做好了计算,结果就是不值。
    过了会儿,许正东又说:“在这方面,你永远比我理智多了。”
    王荟坐在车上回去那一刻,都还对许正东抱有幻想,她想,只要婚礼还没开始,一切就还有机会,是的,还会有机会。
    她手紧攥着。
    而在她到家后,王重从楼上正好找了一圈下来,等看到王荟从外面回来了,立马走了出来脸色紧绷说:“你去哪了?”接着,他问:“你是不是去见许正东了?”
    对于王重的话,王荟同他说:“只是出去转了转。”
    她想进去。
    王重突然拔高音量说:“王荟!你还不对他死心!难道你连家里都不顾了?!”
    刚才王重出去一趟回来,没见到王荟人,第一反应就是她跟着许正东跑了。
    王荟看向王重:“我心里有分寸,不用你在这对我说教!”
    王荟说完这句话,直接进了大厅。
    王重往后看向她。
    第二天廖妍又从家里跑了出去,也没跟谁说,跑出去后,便不知所踪,廖铮回来,再次扑个空,还是一大早呢,她房间内还是没人。
    廖铮站在她门口想,她倒是神秘,竟然又不见了。
    廖铮完全逮不住她人,只能从门口离开,不过也没去哪,而是打算在家里等她一天。
    这时王重给他电话,问他这边查的怎么样,廖铮是一个字都没从廖妍嘴里抠出来,他说:“人又不见了,才早上九点平时这个点,都在家睡呢,我今天非得在家守一整天,看能不能逮到她人。”
    王重知道廖铮这几天一直都在家里逮她这个妹妹。
    他在电话内说:“我看你这样还不如找个人跟着她。”
    廖铮说:“我先去找她。”
    王重没想到他竟然对他这个妹一点办法也没有,也只能应答:“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