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052.糖与终末

      “是治安队!快跑!”
    见周执彧迫近,个子最高的孩子惊恐地叫了起来。
    孩子们一惊,纷纷做鸟雀散。
    窄巷里只剩下那个被异物呛到的小男孩。
    他气息微弱地抠着自己的喉咙,眼神涣散,根本没有注意周执彧的靠近。
    “别怕,放松。”
    周执彧从身后环抱住男孩。他学过急救,知道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做。
    腰腹贴着男孩的背,双臂从腰侧夹紧固定。
    周执彧握拳抵住男孩的腹部,另一只手按拳,向孩子腹部内上侧猛地挤压。
    力道透过腹部挤压横膈膜,肺部被迫收缩,如此反复几次,孩子突然挣动了起来。
    “咳咳、咳咳咳!”
    一个圆片儿随着男孩的咳嗽飞了出来,掉在了地上。
    那是一枚糖果红的透明纽扣,上面还有男孩的口水,在地上滚了几滚,染了灰尘。
    表情忍不住放松些许,周执彧轻轻地拍着男孩的后背,让边咳边喘的小朋友能舒服一些。
    “谢、咳咳咳,谢谢叔叔……”
    眼前的黑雾逐渐散去,看着身边的高大男子,男孩边喘边道谢。
    “你家大人呢?我送你回去。”
    周执彧皱眉。
    没有自保能力的孩子就像是长了腿的肉排,他们怎么跑出来的?
    惊魂未定的男孩摇了摇头。
    “不行,不能回去……妈妈在忙。”
    他看上去也就刚上幼儿园的年纪,却努力装得像个大孩子。
    周执彧身上的治安队制服让他有些害怕,后退几步,躲开了周执彧伸过来的手。
    周执彧愣住了,伸出去的手就这么僵在那里。
    他知道治安队不受待见,但真的遇到,还是不禁心里一痛。
    见这位叔叔伤心的样子,男孩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怯怯地盯着周执彧不放,他踮着小小的脚挪了一步,又挪了一步。
    周执彧没有动,他只是看着男孩的动作,好像男孩是一只胆小的麻雀。
    直到捡起了那颗透明纽扣,男孩这才松了口气。
    这个制服叔叔,和其他的制服叔叔不一样。
    “对不起,叔叔,你是好人。”
    男孩的声音里多了些真情实意。
    “以后不要再把扣子放进嘴里了,很危险知不知道?”
    周执彧警告他。
    男孩有些疑惑。
    “你是说糖吗?”
    摊开手心,他把那颗剔透的红色纽扣给周执彧看。
    “这是妈妈送我的糖。她说含着这个,嘴里就有味道了。”
    珍惜地擦去“糖果”上的尘土,男孩笑得开心:
    “这个不会化呢,比他们的糖都好!”
    周执彧的心就像一颗没熟透的柠檬,被一只大手紧紧地攥住了,又酸又涩。
    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天真的孩子。
    男孩误解了他的表情,以为这个叔叔在羡慕自己。
    他犹豫地看了看手中的“糖果”,再看了看这位救了自己的奇怪叔叔。
    自己有妈妈,还有伙伴,叔叔却只有一个人……
    想到这里,男孩勇敢地上前两步,把手中的纽扣递了过去:
    “叔叔,这个送你。”
    “这样,你也有糖吃了!”
    男孩的笑容天真纯洁,在这肮脏昏暗的小巷中熠熠生辉。
    纯真明亮的笑容刺痛了男人的眼。
    周执彧想收下这枚“糖果”。
    活着太苦了,他需要一些甜味让他支撑下来。
    可是,真的可以吗?他这样的人……
    带着一丝期待,周执彧犹豫地向着男孩伸出了手。
    “我……”
    “你干什么!!!”
    一只突然出现的手拍翻了男孩直直伸出的手掌。
    是男孩的母亲。
    匆忙赶来的狼狈女人拎着自家男孩就往身后藏,边藏边抽他:
    “我让你乱跑!我让你乱跑!不是说了让你在屋里藏好的吗!”
    男孩惊惶又不解,被母亲抽得哇哇大哭。
    女人的裙子穿得歪七扭八,裸露在外的胸前和手臂分布着吻痕和瘀伤,腿间还淌着不明液体。
    看着孩子无恙,她惊魂普定,皱着眉去看周执彧。
    看清男人身上的治安队制服,她又是一惊,警惕地搂着孩子后退两步,竟是准备逃了。
    “干你娘!把老子的罐头吐出来!”
    巷子另一头,一个气急败坏的男声粗喘着奔来:
    “你他妈做到一半就跑!个杀千刀的婊子!”
    那男人也是个治安队的,一边往身上套衣服一边骂骂咧咧,腰带都没顾得上系。
    一头是治安队的男人,一头是周执彧。
    通风报信的高个孩子早就跑了,女人腹背受敌。
    她恐惧得发抖,却还是把男孩护在自己的后背和墙之间,努力地做出凶狠难惹的样子。
    “停。”
    周执彧说。
    “周队?”
    听到这个声音,那气急败坏的男人一愣。
    周执彧继续命令:
    “立定,向后转。跑步、走!”
    男人疑惑地照办。跑步离去的背影上,连帽子都是歪歪扭扭的。
    男孩的哭声渐渐转为小声的啜泣。
    窄巷中,周执彧和女人面面相觑。
    抓住周执彧怔愣的瞬间,女人当机立断,拉住男孩就往巷子外面冲。
    最后一线余晖也湮没在了地平线之下。
    肮脏幽暗的巷子里,只剩下周执彧,以及那颗被女人扇飞的“糖果”。
    沉默着,周执彧捡起那颗纽扣。
    纽扣是透明的红色,小而圆,很像一种叫酸叁色的廉价糖果。
    它比糖果的颜色要更美,也更剔透,就像……
    就像白咲兔绯红的眼睛。
    仿佛被命运的电光击穿颅顶。
    在那一瞬间,周执彧突然有了非常、非常不好的预感。
    不、这只是一个预感,不一定是真的……
    慌忙转身,周执彧向着北城监狱的方向,发足狂奔。
    千万不要是他想的那个样子!千万不要!
    同一时间,身处北城监狱地牢的白咲兔幽幽叹了口气。
    气息奄奄的她,看起来虚弱得随时都会死去。
    “先知大人……”
    少女身边,关节变形的老人担心地看着她。
    这段时间,随着信者数量的不断增加,先知大人与【天国】链接的负担也越来越重。
    哪怕大家再怎么努力地祈祷,也只能为先知大人分担一小部分。
    看着少女日渐虚弱,所有信者的心中都充满了担忧。
    “艾德,你过来。”
    白咲兔对着叁十二号室说。
    红发碧眼的外国小哥凑了过来:
    “先知大人,我在。”
    “我收到了一则预言。”
    白发绯瞳的少女平静地说,“今天,就是我的终末。”
    ——
    无责任小剧场
    菈雅:我让你瞎预言!我让你不告诉我!你要把咲兔害惨了知道吗!(追打)
    星占:我主饶命啊!不是我说的,是其他世界线的我说的!我也才知道!(开魔动轮椅逃命)
    菈雅:(怒)那不还是你吗?花言巧语的占卜师!
    白咲鸥:(拔剑暴走)谁敢动我妹妹!
    白咲兔:咦,这样想来,那天的波段确实不太一样(呆萌)